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钱讯首页 > new财经要闻下方 > 正文

昔日宁夏“羊绒首富”今安在?

2019-12-05来源:上海证券报 网友评论(0)

  这十年,马生国家族与中银绒业(现*ST中绒)的故事可谓跌宕起伏,令人唏嘘。

  12月4日,它们之间终于画下休止符。这天,*ST中绒迎来新结局,它将择木而栖,告别马生国家族,转投“新主”怀抱。而这位新主背后,频频闪现中植系的背影。

  历经十年,马生国家族将结束对*ST中绒的实际控制;他们创立的中绒集团,则已走过了二十年。

  马生国家族曾作为宁夏四大富豪家族之一,荣登胡润百富榜,那时的*ST中绒一度成为“白马股”,坐拥羊绒帝国,业绩与股价飙升,尝尽荣耀。

  然而,荣耀背后阴云密布。

  2013年9月,上证报刊登《中银绒业骗局》系列报道,首次揭露其涉嫌出口骗税、虚增业绩的问题。此后,马生国家族及*ST中绒被查,身陷出口骗税及财务造假漩涡,马生国更被以逃税罪追究刑责。

  “假面”被撕开,*ST中绒回归丑陋真面目:业绩巨亏,资金链紧张,后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而马生国家族掌控的中绒集团也陷入危机,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ST中绒“换主”

  今年11月,银川中院裁定批准*ST中绒《重整计划》,并终止公司重整程序。

  按《重整计划》规定,管理人拟通过竞价方式处置*ST中绒资本公积金转增的约9.81亿股股票,竞买人应同时承诺以不低于10亿元的价格承接*ST中绒待处置资产。

  据披露,待处置资产包括:*ST中绒所有的除货币资金、应收出口退税款、对江阴绒耀进出口有限公司100%股权、对东方羊绒有限公司100%股权之外的全部财产等。

  截至竞买登记手续最后办理时间,仅有一方——由恒天金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恒天金石”)和北京中商华通科贸有限公司、湖南晟华金桐健康管理企业(普通合伙)、宁夏跃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刘天一、陈开军、孙娜、张宇组成的联合体向管理人缴纳了5亿元保证金,在管理人处办理了有效的竞买登记手续,并向管理人提交了经自行密封的申购单1份。

  12月3日,管理人组织了现场竞价活动。在债权人代表的监督下,管理人现场确定了联合体为转增股票和待处置资产受让方。

  据公告,转增股票和待处置资产成交总价为20.5亿元,其中,9.81亿股转增股票成交价为10.5亿元,待处置资产成交价为10亿元。

  这笔花销不小。尽管*ST中绒股价在年末的“ST行情”中已大涨五成,但其总市值仍不到40亿元。

  “实际上,转增股票的总成交价打了一个折,主要是让竞买人愿意另掏10亿元左右接手待处置资产。”一位熟悉重整的人士表示,一般这类待处置资产多半为带病资产,“账面上又不好处理,于是这样。”

  恒天金石代表联合体与管理人当场签订了《成交确认书》,据介绍,本次股票、资产竞价处置所得价款将按照《重整计划》规定用于公司偿付债务、支付有关费用,以及补充公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

  根据联合体提交的书面材料,恒天金石将最终获得*ST中绒9.81亿股中的1.71亿股左右。

  此前,中绒集团持有*ST中绒约4.81亿股,占比26.68%,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恒天金石通过旗下恒天聚信(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恒天聚信”)和恒天嘉业(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下称“恒天嘉业”)合计持有*ST中绒21.85%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待受让转增股票,恒天金石直接持有和通过恒天聚信和恒天嘉业间接持有*ST中绒的股票合计将达到5.65亿股,届时恒天金石持股比例将超过中绒集团,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接盘人背后的中植系

  接盘人——恒天金石、恒天聚信和恒天嘉业背后站着资本市场的着名大佬——中植系。

  恒天金石是关键。

  据披露,北京青杨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大爱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京鹏投资等分别持股恒天金石30%、23.33%、16.67%、11.67%、1.66%股份。

  根据股权结构表,青杨投资系恒天金石第一大股东,持有恒天金石30%股权。而京鹏投资系青杨投资的普通合伙人和执行事务合伙人,能够实际支配青杨投资;同时,大爱城控股持有恒天金石16.67%的股权,其与京鹏投资于2016年签订一致行动协议,约定在恒天金石股东会和董事会中与京鹏投资保持一致行动;除此之外,京鹏投资直接持有恒天金石1.66%的股权,其他恒天金石股东之间未签署其他一致行动协议或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至此,京鹏投资能够实际支配恒天金石48.34%的股权及其表决权。京鹏投资又归属于谁呢?

  *ST中绒披露显示,京鹏投资成立于2001年,岩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江阴凤鸣九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同受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控制,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京鹏投资49.5%的股权;经纬纺机持有京鹏投资40.5%的股权;上海纬欣机电有限公司持有京鹏投资10%的股权。

  虽然,*ST中绒表示,在京鹏投资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层面,没有单独一方可以实际控制京鹏投资,京鹏投资无实际控制人。因此,恒天金石、恒天聚信和恒天嘉业亦无实际控制人。

  但从上述股权结构来看,中植系及解直锟在*ST中绒新控股股东背后拥有重要地位。以过往中植系一贯资本运作手法做参考,这或是一种较为隐蔽的“近乎”实际控制。

  在恒天金石本次新接手*ST中绒部分股权前,恒天金石旗下恒天聚信和恒天嘉业持有的*ST中绒21.85%的股权,大部分来自于2015年的股权转让,同样来自中绒集团。

  回溯历史,中绒集团于2015年10月与恒天聚信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以协议方式转让其持有的*ST中绒3.6亿股,占总股本19.94%。当时转让价格为5.15元/股,转让价款总计18.54亿元。

  目前,上述2015年受让股份浮亏已超50%。

  在2015年股份转让前,中绒集团一度持有上市公司接近50%股权,此后持股比例逐步减少。中绒集团由马氏家族控制。马生国为最终实际控制人,曾任*ST中绒董事长、总经理。

  宁夏羊绒首富的跌宕命运

  早在2010年胡润百富榜上,马生国家族即上榜,成为宁夏四大上榜富豪家族之一。

  2013年之际,*ST中绒曾是A股“价值投资”标杆之一。彼时,其借壳上市5年,净利增长7.7倍,股价飙升5.1倍。

  不过,马生国家族及*ST中绒潜藏的黑幕并未消散。

  2013年9月12日,上证报刊登头版及两整版报道,《中银绒业骗局》 、《皮包公司炮制外销骗局内销客户隐匿裙带关联——撕开中银绒业高增长画皮》、《国家会计学院权威专家:透析中银绒业虚假交易》等报道直指:*ST中绒三大外销客户——群泰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东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数码商城有限公司均为设立仅一年左右的空壳公司,实际控制人指向三名潮汕年轻人,且其身份均为深圳当地进出口报关公司业务员。

  本报记者通过走访家乡、应聘入职、客户身份卧底接触上述*ST中绒外销客户及其实控人,获证实上述三外销客户实际参与虚增外贸交易,合作骗取出口退税。

  *ST中绒外销客户的实控人如此解释:虚增几千万出口数据“问题不大”,惯常手法是“买单”(指购买小企业废弃的出口数据)并由他们报关,“只要出口数据的话,只需提供公司资料等文件就可以了”,海外假客户的问题“都不用担心”。

  当年,*ST中绒否认虚增收入,否认骗取出口退税。

  不过,真相并未缺席。

  因涉嫌信息披露等违法违规,证监会于2014年10月对*ST中绒立案调查,并将涉嫌犯罪事实移送公安机关。同月,马生国辞任*ST中绒总经理,2015年2月辞去*ST中绒董事长职务。

  这些时间背后,皆有着特殊含义。

  据此后公告证实,2015年10月,马生国因涉骗取出口退税向公安机关投案。正如前文提到,正是该月,中绒集团将*ST中绒19.94%股份以18.54亿元价格转让给恒天聚信。

  骗取出口退税款1.2亿元

  根据银川中院《刑事判决书》,2012年2月至2013年9月期间,*ST中绒与群泰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东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数码商城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签订了489份虚假的出口销售合同,不提供资金和产品,只借用*ST中绒的出口资质,假报出口业务,通过虚假收汇,提供虚假资料,在无货出口的情况下,通过“买单”、“配货”申报出口,获得盖有海关验讫章的出口货物报关单后向税务机关申请退税。

  这与上证报2013年报道吻合,群泰国际商贸有限公司、东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中国数码商城有限公司即本报报道质疑的假报出口的*ST中绒外销客户。

  经审结,*ST中绒虚假购销合同总金额约1.2亿美元,骗取出口退税款1.2亿元。

  公告显示,马生国被以逃税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不光出口骗税,*ST中绒同时虚增了大额收入及利润。从披露看,*ST中绒2012年、2013年分别虚增了高达75%、85%的净利。

  2017年4月,*ST中绒披露的《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显示,*ST中绒对 2012年和2013年相关事项会计处理进行差错更正,*ST中绒2012年度营业收入调减3.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调减 2.1亿元,占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 75%。

  *ST中绒 2013年度营业收入则调减4.0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调减2.39亿元,占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85%。同时,期末总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均调减 4.49亿元;*ST中绒 2014、2015 年期末总资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均调减4.49亿元。

  2019年8月,*ST中绒收到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税务机关追缴骗取的退税款1.2亿元,同时罚款1.2亿元。

  在上证报2013年刊发《中银绒业骗局》后的几年里,这家上市公司不断遭受剧烈阵痛。业绩变脸、巨亏、大额计提、账户被冻结、资金链紧张成为家常便饭,2015至2018年扣非净利分别巨亏8.9亿元、10.8亿元、7.15亿元、29.3亿元,2018年净资产降到-10.66亿元。

  在上市公司被法院裁定受理破产重整之外,中绒集团持股亦遭多轮轮候冻结,今年1月,中绒集团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